文化交流

字号:? ?

周公德政思想平议

作者:朱光明浏览次数: 日期:2014年10月23日 11:16

  周公,姓姬,名旦,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成王之叔,因其采邑在周,故称周公,是我国历史上着名的政治家、思想家、教育家,被后世尊称为“元圣”。他当朝摄政七年,制礼作乐,推行德政,对西周的巩固与发展,居功甚伟。孔子晚年曾慨叹“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可见周公对孔子的影响之深。而后世欲在政治上有所作为者,无不以周公为楷模。王国维在论述商、周二朝制度时说,“中国政治与文化之变革,莫剧于殷周之际”[1]。由此可见,周公对后世的政治文化思想影响之深远。周公的思想博大精深,难以陈说详备,现以后世所记周初之材料,考其境遇,对其德政思想略加平议,其要者如下:

  一、以德配天,注重对君王的道德教育。夏、商两代,神人不分,君主把自己当成天帝之子,如启在讨伐有扈氏的反抗之时,便借天之命为自己寻求依据,他在动员时讲:“予誓告汝:有扈氏威侮五行,怠弃三政。天用剿绝其命,今予惟恭行天之罚。”[2]殷商之君主亦把自己看成是天帝之子,“帝立子生商”[3]。而周公的天命观则实现了神人之分,注入更多的道德因素,“皇天无亲,惟德是辅”[4],周公认为天命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要修德,方能让国家长治久安。周公把周取代殷,看成是殷商君主丧德而招致的惩罚,“诞淫厥泆,罔顾于天显民祗,惟时上帝不保,降若兹大丧。惟天不畀不明厥德,凡四方小大邦丧,罔非有辞于罚”[5]。对于部属,启采用的是以赏赐和严惩的方式,努力完成任务的则赏赐,否则便在神社前对其进行惩罚,即“用命,赏于祖;弗用命,戮于社。予则即戮汝”[6]。商纣王更是迫害忠良、鱼肉百姓,不把百姓的性命放在眼里。周公则与他们不同,周公以民为本,注重施行德教,以化万民。在对成王的教育方面,周公时时告诫成王要以夏、商为鉴,夏、商两朝后期正是因为不重视德行,招致灭亡,“我不可不监于有夏,亦不可不监于有殷。我不敢知曰有夏服天命惟有历年,我不敢知曰不其延,惟不敬厥德乃早坠厥命。我不敢知曰有殷受天命惟有历年,我不敢知曰不其延,惟不敬厥德乃早坠厥命。今王嗣受厥命,我亦惟兹二国命,嗣若功”[7]。可见,周公对成王的道德教育是极为重视的,希望成王能够向先王学习,做一个明君,促进周朝的进一步发展。

  二、礼乐治国,慎用刑罚,注重以“孝”来维系社会的稳定。周取代商之后,周公对商朝的严刑峻法进行较为深入的总结与反思,以前朝为鉴,周公对以往的宗法习惯、制度进行调整、补充,按照“亲亲”“尊尊”的宗法原则,制定了礼乐文化为核心的法律体系,亲自制定周礼,营建成周,来治理天下。“道德仁义,非礼不成;教训正俗,非礼不备;纷争辩讼,非礼不决;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礼不定;宦学事师,非礼不亲;班朝治军,莅官行法,非礼威严不行。”周公制定的这一套礼法规范不但关乎社会的各个方面,而且对个人言行有了具体的规定。这种“礼治”可以说是放在法律体系建设的首要地位,在西周社会中实际起到了“定亲疏,决嫌疑,别同异,明是非”的作用,如果有周民违背这种礼法的话,则是要严惩不贷的(“出礼则入刑”)。周公期望通过实行这样的“礼”可以达到心中的理想政治局面。然周朝的这种“礼治”又带有明显的“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的不公平性,对于贵族阶层,周公则更多地强调用“礼”来调整彼此之间的关系,对于平民,则多用“刑”来维护统治,具有一定的不合理性,多受诟病。这种治国观念,相对夏、商两代来讲,已是进步巨大了,并对后世治国思想产生深远影响。

  殷商亡于暴政,尤其是商纣王“重刑辟,有炮烙之法”[8],民不聊生。周朝初建,在刑罚方面,周公主张统治者要修明道德,小心谨慎地使用刑法,“惟乃丕显考文王,克明德慎罚”[9],来赢得百姓对周的支持,达到国家的长治久安。针对商王朝刑罚中牵连族诛灭的情况,周公则废除族诛、连坐,强调只惩罚罪犯本人,同时还反对滥杀无辜、乱罚无罪,如歹徒杀人,无关的路人则不必承担责任,即“奸宄杀人,历人宥”[10]。周初,为巩固政权,稳定人心,周公主张量刑要宽,对曾经为匪为盗的人,对于曾杀人、泄露国君机密的罪犯都要赦免他们,“肆往,奸宄、杀人、历人,宥;肆亦见厥君事、戕败人,宥”[11]。鳏寡老人和孕妇犯罪,更要宽大为怀,“至于敬寡,至于属妇,合由以容”[12]。为防止对犯人错判,周公要求对犯人的证词审查时,必须慎之又慎,一般要考虑五六天,甚至更久,“要囚,服念五六日,至于旬日,丕蔽要囚”[13]。在《论语》中,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此处有子讲,如果一个人在家孝顺父母尊敬兄长而犯上作乱的,大概是极少的;君子立身处世应该抓住根本,根本抓住了,道的境界也就慢慢达到了。孝悌也就是仁的根本,有子的这种孝悌思想可谓是渊源有自,在周朝初年,周公便十分看重“孝”对维系家庭和宗族的作用,子孙要“永言孝思”,并告诫四方诸侯和殷商旧臣,“尔室不睦,尔惟和哉”[14],“孝子不匮,永锡尔类”,更可见周公对“孝”的重视。

  氏族社会的大同社会是人们向往的理想社会,是儒家一种美好社会理想,“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夏朝第十三代王孔甲“好方鬼神,事淫乱,夏后氏德衰,诸侯畔之”[15],夏桀更是荒淫无度,“有夏昏德,民涂炭”[16],造成天怒人怨。殷商后期统治者亦荒淫无道,道德沦丧,四方诸侯靡然从之。对此,周公总结道:“诰告尔多方,非天庸释有夏,非天庸释有殷。乃惟尔辟以尔多方大淫,图天之命屑有辞。乃惟有夏图厥政,不集于享,天降时丧,有邦间之。乃惟尔商后王逸厥逸,图厥政不蠲烝,天惟降时丧。”[17]鉴于前代教训,周公劝告成王要“疾敬德”,否则“惟不敬厥德,乃早坠厥命”[18]。除了须敬德以外,另一个重要举措便是行孝。侯外庐先生在《中国思想通史》中则明确指出“有孝有德”是西周的“道德纲领”。如果说“德”更多强调的是针对西周贵族的话,那么“孝”则不但是针对普通百姓而言的,对天子贵族同样适用,主要是赡养父母、孝敬父母,希望社会中能够老有所养、老有所敬。对于不孝顺父母、友爱兄弟的人,周公则主张用制定的法律来惩罚他们,“封,元恶大憝,矧惟不孝不友。子弗祗服厥父事,大伤厥考心;于父不能字厥子,乃疾厥子。于弟弗念天显,乃弗克恭厥兄;兄亦不念鞠子哀,大不友于弟。惟吊兹,不于我政人得罪,天惟与我民彝大泯乱,曰:乃其速由文王作罚,刑兹无赦”[19]。周朝统治者“追孝于前文人”[20],显示嗣承先王统治地位的权力,继承先王的德业,表达对先王的追思和仰慕。周朝确立的“孝”的礼法规范有力地维护了周代社会的稳定,对后世影响颇大,以至于后世之人常怀念此期的淳朴民风。历朝历代大量出现的修家谱、族谱、宗谱,为先人建立祠堂进行祭祀,记录其功绩,教育族人,团结族人,是这种思想的重要体现。

365棋牌游戏原理   三、提倡选贤任能,大力推行教育,教化人心。一个朝代的兴亡,与其人才任用制度密不可分。贤臣大量涌现的时代,政治多昌明;奸臣佞臣层出不穷,社会往往黑暗,王朝统治亦难以维持长久。对此,周公总结了前代兴亡教训,成汤、太甲有伊尹,太戊有伊陟、臣扈、巫咸,祖乙有巫贤,武丁有甘盘,故殷商王朝能兴盛,即“君奭!我闻在昔成汤既受命,时则有若伊尹,格于皇天。在太甲,时则有若保衡。在太戊,时则有若伊陟、臣扈,格于上帝;巫咸乂王家。在祖乙,时则有若巫贤。在武丁,时则有若甘盘。率惟兹有陈,保乂有殷,故殷礼陟配天,多历年所。天维纯佑命,则商实百姓王人。罔不秉德明恤,小臣屏侯甸,矧咸奔走。惟兹惟德称,用乂厥辟,故一人有事于四方,若卜筮罔不是孚”[21]。周公不但认识到人才对于周朝兴亡的重要作用,而且多次告诫成王要把人才的任用放在为政的重要方面,强调任用贤才,发展周朝,“继自今立政,其勿以憸人,其惟吉士,用励相我国家”[22],“继自今后王立政,其惟克用常人”[23],“继自今我其立政。立事、准人、牧夫,我其克灼知厥若,丕乃俾乱;相我受民,和我庶狱庶慎。时则勿有间之,自一话一言。我则末惟成德之彦,以乂我受民”[24]。学校是培养人才的重要场所,学校教育亦是周公重视的一个重要方面。在周代,贵族和平民均有接受教育的权利,全国普遍实行十二种教育,“而施十有二教焉:一曰以祀礼教敬,则民不苟。二曰以阳礼教让,则民不争。三曰以阴礼教亲,则民不怨。四曰,以乐礼教和,和民不乖。五曰以仪辨等,则民不越。六曰以俗教安,则民不愉。七曰以刑教中,则民不虣。八曰以誓教恤,则民不怠。九曰以度教节,则民知足。十曰以世事教能,则民不失职。十有一曰以贤制爵,则民慎德。十有二曰,以庸制禄,则民兴功”[25],“乡有庠,州有序,党有校,闾有塾”,可见周朝已经形成了一个较为完善的教育体系。这实质是一种“学在官府”的制度,教师本身就是官吏,官与师合一,培养了大量人才,达到了较好教化百姓的作用。这本身亦是学术垄断,不利于私学的兴起,然而对完善中国地方官学却起到积极作用,至汉代中国地方官学才真正建立起来。周公采取的以上德政举措巩固了周朝统治,推动了社会发展,在中国社会发展进程中影响颇大。后来者如孔子多次表达对周公的仰慕,希望能够克己复礼,达到仁的境界;孟子则更加强调民贵君轻的民本思想,提出性善论;周公德政思想对今天社会亦不无借鉴意义!

?

  参考文献

  [1] 王国维 殷周制度论、观堂集林 河北教育出版社 2001

  [2] 尚书 · 夏书 · 甘誓第二 经部,初编 四部丛刊

  [3] 毛诗卷第二十 经部,初编 四部丛刊

  [4] 左传 · 僖公五年 引《周书》 经部,初编 四部丛刊

  [5] 尚书 · 周书 · 多士第十六 经部,初编 四部丛刊

  [6] 尚书 · 夏书 · 甘誓第二 经部,初编 四部丛刊

  [7] 尚书 · 周书 · 召诰第十四 经部,初编 四部丛刊

  [8] 史记 · 殷本纪第三 史记卷三 中华书局 1982年11月第2版

  [9] 尚书 · 周书 · 康诰第十一 经部,初编 四部丛刊

  [10] 尚书 · 周书 · 梓才第十三 经部,初编 四部丛刊 [11]同[10] [12] 同[10]

  [13] 尚书 · 周书 · 康诰第十一 经部,初编 四部丛刊

  [14] 尚书 · 周书 · 多方第二十 经部,初编 四部丛刊

  [15] 史记 · 夏本纪第二 史记卷二 中华书局 1982年11月第2版

  [16] 尚书 · 商书 · 仲虺之诰第二 经部,初编 四部丛刊

  [17] 尚书 · 周书 · 多方第二十 经部,初编 四部丛刊

  [18] 尚书 · 周书 · 召诰第十四 经部,初编 四部丛刊

  [19] 尚书 · 周书 · 康诰第十一 经部,初编 四部丛刊

  [20] 尚书 · 周书 · 文侯之命第三十 经部,初编 四部丛刊

  [21] 尚书 · 周书 · 君奭 第十八 经部,初编 四部丛刊

  [22] 尚书 · 周书 · 立政第二十一 经部,初编 四部丛刊 [23] 同[22] [24] 同[22]

  [25] 周礼 · 地官司徒第二 · 大司徒 经部,初编 四部丛刊

?

  作者简介 朱光明,华东师范大学在读研究生。

所属类别: 新视角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