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交流

字号:? ?

西周王陵何处觅

作者:罗西章浏览次数: 日期:2014年10月23日 16:37

  

  凤凰山西周墓群的发现2004年上半年,在陕西关中西部的岐山县凤凰山发现了多座前所未见的西周时期大型墓葬,这一消息立刻吸引了人们的广泛关注。

  陕西是先周和西周文化遗产非常集中的地区。在长期的考古学研究中,唯因发掘资料的缺乏,对周代许多考古议题圄于猜测,许多重大的历史问题无法理清,诸如西周的都城在哪里,范围有多大,周代的王陵何处觅,保存情况如何,如此等等。此次在陕西省岐山县周公庙北侧的凤凰山发现多座西周大墓,既有其偶然性,也有其必然性。长期以来,在周文化的研究中,位于岐山和扶风两县北部的周原地区,留有大量历史文化遗存,被认为是当年周人活动的中心区域。近几年中,北京大学文博学院和陕西省的考古研究者,把调查研究的目光投向了更广阔的区域。在2004年春季的田野调查中,北京大学教授徐天进在岐山县周公庙北侧的凤凰山南坡一处西周文化地层中,偶尔捡出了一枚刻字卜骨,真是“一石激起千重浪”!这个意外而又必然的发现让学者们感到振奋。

  从徐天进教授发现刻字龟甲开始,接着在北京大学文博学院和陕西省考古研究所的进一步联合调查中收获颇丰:发现了西周时期大型墓葬22座,其中包括4条墓道者10座,3条墓道者4座,2条墓道者4座,单墓道者4座,以及陪葬坑14座。出土甲骨800余片,其中82片刻有卜辞,可读甲骨文420字。最多一片甲骨刻36字,极为罕见。值得注意的是,甲骨文中四次可见“周公”两字,有学者据此推测周公庙墓群的性质应为周公的家族墓。这些具有非凡学术价值的考古发现,能否为最终解开西周文化研究中的一系列重大疑难问题提供新的有力的证据呢?

  岐山周公庙——一个早为学界所关注的地方

  此次发现的西周多座大墓位于关中西部岐山县周公庙北侧的凤凰山麓,东南距岐山县城仅7.5公里。凤凰山为岐山西段之余脉,历史文献和大量西周青铜器纹饰都说明了周族非常崇拜凤凰,人所共知而流传千古的“凤鸣岐山”的故事,就发生在此地。周公庙是纪念周公姬旦的庙宇,北靠凤凰山,南望渭水,与秦岭主峰太白山遥遥相对。

  据推测,周公庙最早在秦汉时期已成为纪念地,最迟在唐初建成祠庙,后经历代扩建与维修,遂成今日之规模。今周公庙占地约0.6平方公里,大部分为明清两代建筑,主要建筑有乐楼、八卦亭、三公(周公、召公、姜太公)献殿、周公正殿、召公正殿、太公正殿、姜嫄献殿、姜嫄正殿、后稷殿等多处。周公庙地区数千余年来所弥漫的浓郁的周文化气息毕竟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有历代的可靠史料作为依据的。《竹书纪年》所记“周之兴也,凤鸣于岐山”(即“凤鸣岐山”),周成王三十三年(公元前1031年)率文武百官宴乐于此,始有卷阿之称,而周公姬旦在辅佐成王其间遭到管蔡兄弟的猜疑时在此避祸,筹划王室大计,制礼作乐,从而出炉了中国几千年封建礼制的基本框架。凡此种种,都说明周公庙地区在西周史研究和西周考古发掘中是一个特别值得关注的区域。

  西周王陵何处觅?

  文献中对西周王陵最权威的说法是汉司马迁的《史记》。太史公认为“文、武、周公葬于毕”,那么“毕”的位置究竟在哪里?多年来考古研究者对“毕”的位置有多种认识:第一,近丰镐说;第二,京兆长安说;第三,雍州万年说;第四,咸阳北原说;第五,岐周(周原)说;等等。因《史记》有“毕在镐东南杜中”之说,所以相信第一种观点的人较多。

  集中代表着当时历史文化发展水准的帝、王陵墓遗迹和遗物对考古学研究具有标志性的作用。长期以来,学者们对寻找西周王陵投入大量的精力,但是多年的努力并未得到应有的回报,为考古研究者所关注的西周王陵竟然渺无踪影。现在看来,对此一重大课题的探索显然难度很大,迄今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其原因何在呢?首先,两座战国王陵长期被指鹿为马,错当周文王陵和周武王陵,造成极大的认知混乱,此即所谓西周王陵“咸阳北原说”.这两座大型战国王陵位于陕西省咸阳市渭城区周陵乡,其中一为秦惠文王公陵,一为秦悼武王永陵,历史上被长期认为是西周文王和武王陵。

  其次,西周陵墓的“不树不封”大大增加了寻找王陵的难度。1995年秋,陕西省考古工作者组成一支西周王陵调查队,首次在西安西南方向的长安县郭杜镇西侧及附近区域开展专门性调查。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地区刚好处于着名的西周丰镐遗址近处偏东位置。1999年8月,以年轻的考古学家岳连建为领队的调查队围绕“毕”地扩大了调查的范围,此次调查南到神禾原,北到韦曲北原,东至杜陵原,西达丰镐遗址。第三次对西周王陵的调查在1999年到2000年,由张天恩博士为领队,其范围在上述基础之上又有所扩大。三次调查均不见西周王陵的蛛丝马迹。

  西周王陵与战国之后的陵墓不同,地面上并没有标志性的东西可以作为参照物来帮助考古研究者确认墓主身份。战国之后的王陵和帝陵,大都有高大的封土为标识,依据其地理位置和考古的实际勘察,结合文献资料的记载,一般均可确定其墓主的身份。汉魏之后,兴起为墓主树碑刻志之风,如此绵延两千年之久,至今树碑盛行。其目的主要是标明逝者的生平、业绩,这同时也表明了死者埋葬的位置。西周王陵这种“不树不封”状况使得对其寻找的田野调查变得漫长而遥遥无期。

  凤凰山西周墓群有周王陵吗?

365棋牌游戏原理   应当说,周公庙遗址西周墓群的发现,突然之间打破了这种沉闷的局面。就在多家媒体热炒周公庙北侧凤凰山麓西周大墓的同时,学者们对墓群的性质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和冷静的思考。从各种有关文献资料和多年的考古发掘来看,这些大墓与西周历史有着密不可分的特殊关系。就目前已经发表的见解来看,对周公庙西周墓群性质的认识主要分为以下三种观点:第一,西周王陵区;第二,周公家族墓地;第三,召公家族墓地。凤凰山西周墓群的发现,正值千方百计寻找西周王陵而不得之时。这里的几十座西周大墓前所未见,仅设四条墓道的最大型墓葬就有十座之多,显系前所未见,更是我们关注的焦点。而第二种观点,即认为是周公姬旦家族墓的看法,似乎更能令人信服。诚如张天恩博士所说:“周公及其继承者也有可能依周天子的礼制埋葬,这就是周公庙遗址的四墓道大墓被一部分学者怀疑是周公家族墓地的原因。”有的学者在进行严密论证中还注意到了第三种可能性,即会不会是召公家族墓?召公的封地在召,即今岐山县的西南,与凤凰山墓群的距离近在咫尺,历史上陆续有相关的遗物出土,西北大学张懋镕教授提出,(凤凰山)刘家原一带是召公的采地,如果这一推论可以成立,那么,这里是不是召公的墓地?

  毫无疑义,考古实物当然是判定墓葬性质最能令人信服的直接证据,也许它在发掘的适当时机就会出现。自2004年10月17日开始对18号墓和35号墓进行发掘,至2005年5月下旬,大部分发掘完毕,除见到少数小玉残片和石磬残片之外,有历代盗洞多处,几无其他遗物。这种状况,虽在意料之中,却多少让人心寒。

  就目前所掌握的资料来看,如果要对这一墓葬群的性质进行推测,笔者认为以下几点是特别值得注意的:

  第一,墓葬所处的历史地理环境。墓葬群地近周原的中心区域,这里的凤凰山、凤鸣岗等历史地名与所谓“凤鸣岐山”不无关联。自西周《诗经》以下,历代即有不少此地与周公姬旦相关的史料记载,总体上还是可信的。唐代武德元年(公元618年),吏部尚书长孙无忌奏请高祖李渊最早在这里修祠,以纪念周公姬旦的丰功伟业,自属事出有因。其后的一千多年来,凤凰山下的周公庙(祠)香烟缭绕,烟火不绝。这种情况说明,西周墓群与周公姬旦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第二,出土“周公”字样甲骨的价值不容忽视。虽然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们在岐山凤雏遗址中见到一枚有“旦”字的甲骨(编号H11:70),而这次在遗址上先后见到了四枚刻着“周公”的骨片,不能不说是一个明确的信息。

  以笔者愚见,岐山凤凰山西周墓群很可能是周公姬旦家族墓。我们期待在对其余墓葬的发掘和在今后的有关田野考古调查中,能见到西周王陵的相关信息并最终找到西周王陵,解开西周历史研究中的诸多未解之迷。

?

  作者简介:罗西章,男,生于1937年2月,陕西省扶风县人。周原博物馆馆长,研究馆员。

所属类别: 新视角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